我已授权

注册

日本股神滑铁卢:同和矿业

2013-06-13 10:51:32 证券市场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20世纪80年代末,我计划投资非铁金属股,因此对过去20年该行业的行情与供给状况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铜价一度曾涨到每吨80万元以上,而当时已经跌到30万元。

  由于铜价低迷,很多矿山因不堪亏损已停止采矿,按照过去的经验,矿坑一旦暂时封闭,将来要再开工挖掘得先花相当长的时间整修坑道。因此,即使需求恢复,供给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增加。如果未来铜的需求突然增加,那么由于来不及增产,铜价一定暴涨。

  因此,我的投资标的就是选矿山股,问题是应该选择哪一家上市公司呢?

  首先是选择拥有矿山的公司,于是我立即调查了日本国内的非铁金属上市公司,看哪一家自己拥有矿山。结果发现两家,即同和矿业与三井金属矿业。

  我进一步对这两家公司的营业项目、财务状况与资产内容进行了深度分析,发现同和矿业较为优越,因为同和矿业拥有铜、铅、银等非铁金属矿山,且炼铜业务占全日本20%,炼锌、炼铅则几乎完全垄断日本国内市场。此外,该公司还拥有土地、山林等雄厚资产。

  l977年上半年,该公司亏损17.69亿元,估计第二年3月的全年财务报表发布时将出现高达40亿元的亏损。

  成为最大股东

  同和矿业于1977年4月上旬创下当年的最高价19l元之后,便节节下滑,到了11月10日已跌至110元。

  另一方面,当时铜的批发价为每吨30万元,为1965年5月以来的最低价。

  由于连年亏损,同和矿业无法给股东发放股息,市场认为该公司迟早倒闭。

  我于1978年初开始买进同和矿业股,价格约在120元/股左右,一年之后,也就是1979年1月,非铁金属行情开始反弹,铜价没多久便由每吨30万元涨到50万元。

  同和矿业的业绩随之好转,由36亿元的亏损逐渐扭亏为盈。

  受此利多消息刺激,该公司的股价立即自1月起大幅上涨,到3月初已涨到270元。

  1979年5月,我持有的同和矿业公司股票已经达到2200万股,占该公司已发行股数的10%,成为该公司最大股东,其中1200万股是以我的名义持有,l000万股以家人、朋友的名义持有。

  从5月到6月,矿山股成为全球热门股,首先是伦敦股市,接着是纽约股市,然后是日本股市,各国投资人争相买进矿山股。

  此时,同和矿业发表了1979年度探矿计划,探矿费为10亿元,比上一年度的预算增加了30%。

  到此为止,我的投资战略可以说完美无缺,但后来我由于不够谨慎而犯了大错。

  连日飙涨被贪欲所惑

  6月4日,同和矿业发表前三个月的业绩,由于投资人预期业绩靓丽,因此股价盘中一度急涨到344元。

  果然,由于非铁金属的国际价格高涨,加上日元贬值,同和矿业的业绩大幅改善,而且前景一片光明。

  6月中旬,该公司宣布将建设每月能精炼2000吨的设备,这与我的预测不谋而合。

  同和矿业的股价稍微回调后进行盘整筑底,在这期间我全力吸纳市场上的浮筹。

  同和矿业筑底完成后开始上涨,10月9日涨到409元。这时,我把卖出点设定在500元,股价若涨到500元便打算卖出七成的持股。

  不过,我持有3000万股的股票,短期内卖出肯定会造成股价下滑,必须等待时机,趁市场人气尚在时缓慢出货。

  此时,伦敦非铁金属市场的铜库存量只剩下8万吨,加上伊朗、伊拉克的政局不稳,以及第二次石油危机,非铁金属行情连番暴涨。

  此时,我满脑子都是贪欲,只往好的方向想,就像龟兔竞赛中,兔子瞪着赤红的眼睛,只知胜、不知败一样。

  我一向认为投资股票应和乌龟一样,表面上行动迟缓,却是步步谨慎,最后安然抵达终点。这一次,一开始我的确和乌龟一样,小心谨慎、稳扎稳打,可是一听到苏联入侵阿富汗的消息后,却兴奋得什么都忘了。

  l979年12月28日,股市休市,同和矿业以423元收盘,第二年1月4日,股市在新年首个交易日收红,由于苏联入侵阿富汗,非铁金属行情大沸腾,同和矿业也以450元收盘。

  1月16日,伦敦金价突破700美元大关,铜价也因供不应求而持续上扬。

  我本来把卖出点设定在500元,可是随着行情的白热化,便修正为800元。

  1月19日,星期六(002291,股吧),同和矿业以494元收盘;21日,星期一,涨到519元;22日,暴涨了将近100元,以604元收盘,成交量急剧放大到2566万股。

  此时我兴奋到极点,已经完全丧失了卖出股票时最需要的冷静,将同和矿业的目标价由800元再次上调到1000元。

  1月31日,股价涨到844元,市场的人气全面倒向非铁金属股。

  2月7日,同和矿业的股价终于涨到900元大关。此时,我手中的持股已高达6000万股,占该公司发行股数的30%。

  这时候,我如果谨守过去的投资原则,卖出持股,便可获利300亿元,可是连日的大涨,已经使贪欲霸占了我的每一根神经,毕竟自1月22日起,10天之内暴涨了240元……

  错失卖出良机

  在股价飙涨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由乌龟变成了兔子。我曾经信心满满的告诉身边的朋友:“突破l000元大关是迟早的问题,突破后应该会继续向1500元挺进,行情还有得涨。等股价过了l000元再做卖出的打算吧!”

  我的卖出目标价由500元调高到800元,现在又调高到l000元以上。

  人的贪欲真是无底无边,而人的错误,却多半是因贪欲而起。我为了在股市求胜,花了多少心血苦读、研究、分析,可是到了紧要关头,仍旧被飙涨的股价所惑,像中了邪似的无法克制贪欲。

  2月7日,同和矿业盘中一度创900元新高价,收盘时却跌到860元。此时,多数市场人士已觉得不妙。因为该股从年初450元起,涨到现在860元,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股价翻番,市场上已开始蔓延高处不胜寒的气氛。

  2月18日,日本银行宣布将再贴现率由6.25%调高到7.25%,给股市带来很大的冲击。

  3月18日,同和矿业的股价终于跌破800元大关,收于773元。此时,昔日沸腾的人气已随着股价的连番下挫而烟消云散,犹如黄粱一梦。

  此时,我警觉到900元可能就是同和矿业的天价,必须赶紧卖出头寸,可是手上股票多达6000万股,在人气渐散的市场倒出这么多筹码,无疑会造成暴跌,我完全丧失了卖出的机会。

  3月28日,受到前一日纽约市场银价急跌的影响,同和矿业大跌43元,以682元收盘。

  日本市场受到外围市场白银价格暴跌的冲击,非铁金属行情全面崩溃。在2月7日创下900元天价的同和矿业股,仅仅经过三个月,股价已跌破400元。

  进入5月份后,同和矿业的下跌趋势依旧不变。5月8日,报收于625元;5月16日,报收于507元。眼看着股价已逐渐逼近成本,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每天心力交瘁,犹如活地狱。

  在股价下跌的过程中,我一有机会便卖出,可是跌到500元左右时,6000万股的持股中只处理掉一半。剩下的股票必须赶紧脱手才行,但是我又怕奄奄一息的行情,禁不起这么大的卖压,只好去找野村证券公司。

  野村证券是日本最大的证券公司,只有野村证券才有实力一口气吃下这么多股票。结果,野村证券因为怕我在市场上倒出股票造成进一步暴跌,因此也不得不同意承接1000万股,然后将这些股票推销给科威特政府与外国投资机构。

  除了野村证券外,我也要求其他平常有买卖关系的券商各“分担”100万股或200万股。这样,我总算不通过市场,将所有的剩余股票清理完毕。

  如果这些券商不协助我处理持股,那么毫无疑问我一定赔得很惨,而证券公司也将遭池鱼之殃。

  处理完同和矿业的持股后,幸运的是,本钱30亿元还完整无缺。在这场战役中,我持股的市价总额一度曾高达300亿元,如今已成为纸上富贵。

  刚开始买进同和矿业时,我一直遵守自己的投资原则。可是在行情出现急速上涨后,则迷失在狂飙的气氛中,而改变初衷。如果我能贯彻原先的决断,按照投资原则去做,那么就算赚不到300亿元,起码也可赚到一笔巨款。

  这一次的失败实在令我刻骨铭心。我深深觉得股市真是步步危机,处处陷阱,稍不留意就满盘皆输。不要对行情抱着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股价的走势往往与人的预测背道而驰。

  我自投入股市以来,规模虽没此次大,却也经历数次失败。然而却无法记取教训,一再重蹈覆辙,令我不禁感叹自己也是平常人。

  股市犹如人生,如果不想背负过多的风险,就得知足,不为贪欲所惑。

  本文节选自是川银藏的自传《股市之神:是川银藏》,中国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