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市场 个股 主力 新股 港股 研报 风险板
全球 公司 P2P 行业 券商 美股 新三板
行情中心 主力控盘 大宗交易 龙虎榜单 内部交易 公告
资金流向 机构持仓 融资融券 转 融 通 公司资料 财报 分红
培训 股吧
直播 论坛
炒股大赛 证券开户
股票APP 投顾 产业链

谢湧海:香港是中资券商走向世界的平台

  • 字号
2013年08月26日11:14 来源:和讯股票 

  主持人:和讯网的网友朋友大家好,目前我们正在做关于中资企业进入香港股市20周年的专题报道。今天我们有幸请到的嘉宾是来自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永远荣誉会长,中银国际英国保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谢湧海先生,谢总,您好。

  谢湧海:你好

  主持人:首先有几个问题想同您请教一下,是关于中银国际方面的。第一个是,目前中银国际的主要业务有哪些?定位是怎样的?

  谢湧海:中银国际在香港来说是最老的一家中资的投资银行,是中国银行总行100%拥有的在香港的一家投资银行,我们的业务可以分这么几个。一是投行业务,企业的收购、合并、上市,这是一部分。第二部分,我们有一个定息产品部,负责我们global的一些发债业务,以及二级市场的债券的交易。第三,我们有一个销售板块,销售板块在香港来说,我们中资当中又是最大的,有机构销售,有零售,有私人银行,都在这个销售板块里面。除了销售之外,还有一个研究,跟销售是在一个大的板块里面。第四,我们有资产管理公司,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是我们14年前中银国际跟英国的保诚保险放心保)公司一起合资的,我们占64%的股权,这家公司运作到现在,在中资券商中,我们也是最大的。第五个,我们有一个叫商品期货,这个商品期货,我们在前年拿到了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牌照。去年我们也拿到伦敦金属交易所的牌照,以及新加坡的牌照。所以我们在芝加哥,在新加坡,在伦敦,我们都是有牌照做商品期货。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有一个叫PE,就是直投管理部,这个直投管理部下面我们有几个大的基金。比如一个大的环渤海产业基金,第二个是我们的文化产业基金,第三个是基础设施产业基金,所以下面有三个产业基金,再加上一部分我们自身的参与的一些投资。这几个是我们的中银国际,基本上应该说是一个全方位的投资银行的一个雏形已经形成了可以这么说,外资有的业务我们基本上都有了。刚才我漏了一个,销售板块里还有一个衍生产品部。

  主持人:所以它的定位可能是一个全方位的投行

  谢湧海:一个全方位的一个投行架构。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想请问一下贵行已经承销的上市公司有多少家呢?

  谢湧海:很多了。比方说我们的H股到现在20周年,20年前你知道第一支在香港上市的股票是什么吗?

  主持人:青岛啤酒

  谢湧海:青岛啤酒就是我们做的,我们就是主承销商。所以从青岛啤酒一直到现在,我们做了96个企业的一级市场跟二级市场的配售。其中66支是一级市场,其余的是二级市场的再融资。整个涉及的金额是差不多5000亿港币吧。在香港来说,我们在投行业务方面,中银国际在香港一路是领先的。

  主持人:好的,那么我知道您在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说,对在港的中资投行未来得发展充满信心的。未来必然有中资投行发展成为中国的高盛这样一个说法,您能总结一下中资券商在各类业务方面目前的一个状况吗?它的机遇、挑战在哪里?

  谢湧海:中资券商呢,当年我们组建中资证券业协会是2007年。在香港中资券商总共是八家,我们这个协会,当时我是创会会长,发展到今天,你知道我们现在的会员有多少家,有69家。所以内地的中资券商陆陆续续地在香港开设分支机构,除了中资券商,还有基金管理公司,还有商品期货公司,都在香港扎根。香港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一个重要的平台,也是我们中资券商走向世界的一个重要的平台。这个我们从一系列的数字可以看得出来。当年我刚来香港的时候,香港的中资券商能够独家做IPO的除了我们就是中金,基本是两家在做。其他的偶尔做一单,很少出名的。到现在来看,可能70%的IPO都有中资参加,这是一个。第二个来说,几乎每家中资券商都有自己的销售网络,零售销售网络,全球的销售网络,都在建,有的已经建成,有的还在发展当中。第三就是资产管理业务,基本上大家都会成立一个资产管理公司。所以这三个牌照都是必备的。中资券商在香港这个地方,他的强势在什么地方,他的竞争力在什么地方。第一,在国家经济的发展带来的很多资本市场的需求,以及跨境的资本市场运作的需求。第二,境内的高端客户不断地有到境外投资的需求。第三,我们这些在香港的中资券商,在内地都有一个大的集团,比如中银国际,后面有个中国银行。国泰君安,在上还有一个国泰君安的总部。广发证券(000776,股吧)在国内有广发证券,在国内是一个很大的证券集团。所以有了内地集团的支持,从资本金,从客户,跟业务的指导方面都有很多很强的支持。所以,为什么说中资券商在香港的发展,应该说是比较快的。再加上政策上面一定的支持,比方说QDII,RQFII,在这种政策方面,QFII原来是给外资的,后来到了RQFII的时候,首先给中资券商进行实验,为什么给中资券商,因为中资券商跨两地,就不会乱。如果你给外资的话,外资在境外大,境内小,形不成一种跨境的合力。所以拿中资券商做实验,第一批200亿,第二批700亿,接下来可能更多。所以无论从政策,从总部,从客户,从跨境的业务的运作等等方面来说,中资企业实际上在香港得益于我们国家的强盛。

  但是中资券商在这个地方,也有他一些不如人意的地方。第一,就表现在他来到香港,在国际市场的运作的时间还是相对比较短一些。在经验方面,还是不太够。如要作为一个成熟的投行、券商,你起码要经历三场大的危机。在国际市场上,像1997、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02、03年科技泡沫的破灭,07年的次贷危机,前年的欧洲债务危机等等。你要经历几次大的危机,你才会真正地吸取经验和教训,知道怎么样在危机当中,危中有机,怎么样做好自己风险的控制,怎么样在危中寻求机会等等,才能做大。所以这个是我们经验方面还需要一定的磨炼。

  第三个,我觉得中资券商,一方面,好的是他有一个总部,会支持你。但是另一方面在机制方面,激励机制方面,也会受到国有企业跟国内的总部的一定程度上面的牵制。就是你在香港这个地方是个市场经济,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价值,你是MD,他是ED,他是VP,每一个不同的级别,自身有一个价值。你想要出三流的工资请一个二流的人来做一流的事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想请一流的人加入到你的团队来做一流的事。那么你就需要一个好的跟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在这方面,中资券商有时候有一定彷徨,有一些徘徊,还有一点非市场化的思维在发酵,这个也影响到中资券商在市场上面请人,以及把他的事业做大。所以,有时候会受到一定的不利因素的影响。

  再一个来说,比如现在总部派人到海外公司来。因为这个地方是一个市场经济,总部如果派来的人合适得当还好,但是往往如果派来的人不是很合适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矛盾。不利于整体业务的发展。所以就是说,我觉得中资券商在这里,一方面快速地成长,但是另一方面的话,也有他的自身的一些问题需要克服,去解决,前途应该是非常光明的。

  主持人:对,像您说的一句话,正在发展。

  谢湧海:在这里,目前来说我们有60多家,当然,我相信这当中一定能跑出几个大的来,取决于我们总部加上这里的管理层的思维跟用人,以及发展的宏图吧,看怎么去实现。

  主持人:好的,就您刚刚总结的来说的,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分为三方面的业务。包括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您觉得这个语境还对吗?这还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吗?

  谢湧海:这三个方面来说的话,实际上是属于比较传统的投行的业务。那么,结合我们国家的经济的发展的话,其实现代的投行的话,还应该增加一些别的业务,比方说企业的走出去。那么,我们怎么样能够协助企业走出去。第二个,国内的一些企业需要更新换代,我们怎么样协助国内,把国外的一些好的企业引进到国内,来做战略投资。第三个国内现在有很多并购的机会,有产能过剩,有些企业也不赚钱,需要重组,需要并购,这个本身也是投资银行的业务,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在眼下来说,我相信并购业务机会还是很大的。第四个,就是财富管理,高端客户越来越多,所以投资银行应该注重对高端客户的资本市场的服务。第五个来说,就是目前,比如内地有企业的债务,企业的债务其实很大,再加上地方政府也有很多的债务,现在处在整个低线环境下。所以,企业也好,国家也好,地方政府也好,他们借的债务,有的是定期的,有的是活期的,有的是短期的,有的长期的,有外币的,有本币的。那么这些债务的管理,在对投资银行来说,怎么样能够帮助这些借钱者,去进行这样的债务管理,甚至做一些,比方说利率的调期,货币的调期等等。这个其实对中国目前的经济来说,也是很有机会的。那么,再一个就是投资银行应该怎么样子帮助国家在国际上获得一定的定价权。定价权包括资产的定价。比如说我们的投行,比如IBD方面,比如帮助其IPO,IPO的时候,我们怎么定价?你的研究报告要在国际上能够做得响声,你的投行定价,在国际上要认可你,你的评级公司,中国的评级公司,你的公司评级公司评的一些债券,对一些借钱融资者级别的定位,是不是国际上认可。再一个,我们的投行是不是下面应该更多地有一些对冲基金,对冲基金实际上是一个天平上面的砝码。就是说,这头是产油的,这边是用油的,而对冲基金就是砝码,它跑到这边来了,价格可能就上去了,跑到那边去,价格可能就下来了。就是在供求相当的情况下,本来应该是价格是平衡的。所以应该是供求来决定,但是现在价格并不是由供求决定的,而是由对冲基金决定的。而我们商品的对冲基金,目前还在起步阶段,所以这方面有很大的发展机遇。只有发展了这个东西,你才能够变成一个成熟的环境。像目前来说,同行、评级公司那些定价权基本都在美国的投行,美国的对冲基金,美国的一些证券公司,美国的评级机构。我们一方面要推我们人民币国际化,另一方面,我们要想办法在这几个方面做大做强才可以,我们在世界上才会有发言权,才会有定价权。

  主持人:您能不能帮忙我们总结一下,中资行到香港以来的话,您觉得在这个时间当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谢湧海:中资行来了以后,变化应该是很大的。一般来说新的券商来了都会加入我们的协会。我们协会有定期不定期地组织一些活动,组织一些交流,大家互通情况,我觉得这个对当地来说也是很好的。我们在这里,一方面各做各的业务,但是另一方面,在一些共同的利益方面,在共同的,给国家,给香港,我们本身是本着怎么样子对国家的资本市场的发展有利,我们会提建议。同时这个建议一定是对香港有好处的,这样的建议我们会给中国证监会提出来,也会跟香港政府建议。所以,我们在这个地方,除了发展我们自身刚才说的投行业务之外,我们协会,还在两地的跨境业务方面,我们做了很多的工作。包括当时的人民币国际化,现在的前海,以及我们的RQFII,QDII这方面,这方面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有的已经做了,有的也正在做。所以,我们协会在香港的地位,也逐渐在提高,从原来的八个券商,现在变成60几个券商。然后去年,我们协会成立五周年的时候,特首也来祝贺,参加我们的典礼。这次的话,7月1号,我自己被特首授予铜紫荆勋章,严峰是现任的会长,也被授予JP。所以,这个对我们协会来说,大家感到也很自豪。说明我们在当地发挥了作用。中国证监会对我们也很重视,有些活动,有些会议也找我们一起参与,怎么样子在跨境业务能够做得更好,对国家,对香港得能够起到一个帮助。

  那么,从业务的发展来说话,比方我刚才已经说到了,像IBD方面,销售方面,资产管理方面,商品业务方面,其实我们都有一个长足的发展。我觉得总体态势是好的。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才能争取更多的话语权。您觉得我们中资行和外资投行竞争,您觉得合作、竞争应该怎么做?

  谢湧海:其实我们跟外资行,我们其实同行之间都有竞争,就是饭店跟饭店之间也有竞争。但是并不是说你开饭店,我再开饭店,你可能就跑掉了。所以,实际上这个从常理来说的话,同业本身一定存在竞争,不要说证券公司了,银行跟银行之间也有竞争,饭店跟饭店之间有竞争,服装店跟服装店之间有竞争,名牌店跟名牌店之间有竞争,三星跟iphone之间有竞争。但是这种竞争是一种常态的,永远在的。所以,我们基本上不去谈竞争,我们谈的是创意,就是说,你自身。因为投行里面是充满了创意,投行,人是决定因素,关键是有好的发展的方向,请到好的人,就会有好的idea,好的创意的东西去帮你发展。所以,更主要的,其实我们是合作很多。我们跟外资投行之间有很多合作的。比如私人银行业务有合作,我们在投行业务方面,收购、合并方面,我们有很多的合作。大家只要互利。所以,我们跟中资券商之间有没有竞争,也是一种竞争关系,并不是说中资跟外资之间有什么竞争,而是说只要你是一家券商,你跟其他的券商都有一种竞争关系。那么,关键在于你自身怎么样子去寻求发展,把自己做强,做大。所以,我在这里的话,我喜欢谈合作,喜欢谈创意,竞争,其实不是很重要。因为是一种常态化的,你在大学里上学,同学之间毕业的时候也有竞争,找工作的时候,就这么几个岗位,都是同一批毕业生出来了,有没有竞争,也有竞争,但是不影响大家之间成为朋友。所以,我觉得合作是主流,竞争是一种常态化的东西,不用去想太多。最主要的话是我们国家的强盛比什么都重要。投资银行能不能做大做强,其实它是取决于你这个国家的综合实力。当你经济蓬勃发展,快速地发展,到了一定规模,对资本市场有很大的需求。

  像中国原来经济体很小,计划经济下,有什么资本市场,银行都没有用,银行都是财政部的出纳。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民营企业,非国有企业占到了主导,那些企业需要融资,需要直接融资,需要上市,需要发债务,需要收购,需要并购,需要走出去,需要衍生产品,对冲等等。有很大的资本市场的需求,这个给我们投资银行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些机会造就了我们的成长。现在为什么有很多外资投行的人加入到我们中资投行来了,他们裁员,我们增加人员,特别是08年的时候,金融海啸的时候,他们裁下来,都跑到我们中资来了,现在我们这里站住脚了,所以我们中资里面有很多是外资过来的。那么,国家的强盛是投资银行的立足之本。你看原来法国强盛的时候,法国的那些投资银行很强,后来英国强盛的时候,英国的投资银行很强,日本经济鼎盛的时候,日本的投资银行。我89年在日本,日本的四大券商,都比美国的投行要大。当时我们给高盛的信用额度比野村证券少得多,就是说高盛那个时候的资产规模,那个时候的盈利能力都不如野村。后来日本经济泡沫破了以后,美国经济一路上升。这才造就的美国的投资银行。后来他又把欧洲的一些投资银行收购过去了。实际上,我们中资券商目前的成长,其实跟中国的经济是很有关系,所以中国经济,要人民币国际化,需要走出去,需要引进来,需要在国际上进行大的一些并购等等。这方面给我们投资银行很多的发展的空间跟机会。

  主持人:目前就中银国际的话,近期或者是未来有一些发展规划吗?

  谢湧海:中银国际呢,我们是属于中国银行总行在香港的一家投资银行。我们的定位首先是要考虑到中国银行本身的全球的定位。有商业银行加投行,我们共同有一个全球的发展的定位,来服务我们的客户。因为现在的一些客户,本身比方说从企业客户来说,有上市、配售、债务管理,收购合并,那些都是属于我们投行来做的。高端客户,像私人银行客户需要分散投资,需要多元化的投资,多地域的投资。正好我们的产品可以服务到商业银行的一些高端客户。所以这两类客户,需要的投行、证券方面的一些服务的话,我们能够给总行,中国银行集团能够起到一个及时的补充。原来的话,商业银行提供商业银行服务,证券公司有自己的客户,现在实际上慢慢地在走互动。就是说相互之间的客户。比如投行的客户,有一些商业银行的需要,我们会介绍给商业银行,商业银行的客户,有一部分投行的需求,会通过我们来做。这样的话,我们整个中银集团,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保险公司、飞机租赁等等,还有一个集团的投资公司形成一个合力来发展。所以,我们的发展蓝图实际上是配合我们中国银行集团的一个大的发展战略。集团要成为一个全球的大的银行集团的话,我们应该是在他当中要发挥一部分的作用。

  主持人:说到中资行,我们就想继续谈一下中资企业,您也是作为香港中资证券业协会永远名誉会长,想请您谈一下中资企业进入香港股市已经20周年了,您觉得中资企业进入香港股市意味着什么呢?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怎样的变化?

  谢湧海:这个很重要了。因为中资企业到香港来上市的话,一个是20年来,国家首先从这里募集到了大量的资金。第二个,由于企业的上市,我们的很多的战略投资者进去的时候,也会给国内的企业,除了资金以外,还会带来一些管理方面的优势。在企业销售渠道方面,也可以帮到国内。国内的企业整个的转型,走向国际化,包括现在的企业的走出去。这些跟资本市场都有紧密的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呢?比方像我们国内的一些企业,比如在香港上市,像联想集团前两年收购了IBM的PC,由于他是一家香港的上市公司,所以他基本上没有花什么钱就把IBM PC收购过来了,怎么收购?他通过资本市场的运作。换股,他通过把香港的股票换给IBM的一些老股东,再发一些新的可转换的债券,基本上资金就有了,就把他收过来了。你设想一下,如果联想没有在香港上市,纯粹是一个内地的企业,怎么去收购?如果是A股,外国人不可以持有,不能换股。如果不是一家上市企业要去收购,就得拿现金去,更谈不上把原始股跟人家换股,做不到的。由于他在香港上市,所以他在海外并购,走出去的时候,一并购,你首先有并购的目标,并购的财务顾问,价值的评估,然后是财务的来源。所以,这三个在香港都解决了。所以,这个在香港上市,跟在上海上市有一个很大的区别。A股上市对你走出去帮助不大。但是在香港上市,除了A股的好处之外,还可以有一个走出去,在收购方面,需要的时候,可以进行换股,这个在融资方面,对于企业收购以后的后续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

  那么,同时因为你在香港上市。香港投资者当中65%来自欧美日,所以你上市的那一刻起,你实际上给企业在全球做广告,投资者都在买卖你的股票,所以对你比较熟悉了,当你再要在国际上推销你的产品的时候,你就占了一点便宜。如果你是境内一个A股上市的企业,你的产品要卖到国际去的时候,人家可能不熟悉你。所以,在香港上市的话,他能从融资角度,从再融资到走出去收购,到他的品牌效应来说,都还是很有好处的。

  主持人: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中资企业,选择在香港上市的原因。对吧。

  谢湧海:是的。

  主持人:您个人来说比较看好哪些在香港上市的中资企业?

  谢湧海:因为经济有周期性,再一个有政策性的干扰。那么,有一段时间地产股很好,金融股很好,最近的话,金融地产又开始不太好,有一个时期是发电不赚钱,卖煤的赚钱,但是现在来说,煤也不赚钱了。这个东西有一个政策因素和周期性的因素在里面。目前来说,我自己认为,比如一些创意性的企业,文化产业,消费类的,基建,国内城镇化的话题还有很多事情要做。IT的方面也好,环保也好,我觉得这些行业今后一个时期都是值得投资者关注的。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目前来说,中资企业占香港市值的应该是过半了,您觉得未来,中资企业在香港上市的趋势是怎样的?对港股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谢湧海:这只会越来越多,因为国内的经济体发展的快过香港,香港基本就是这个样子,GDP的增长不如内地那么快。所以,他的企业该上市的大部分上市了,所以从资本市场运作来说,内地机会比香港大很多。但是内地有很多的监管,从创意方面来说,香港比较多一点。所以,香港跟内地之间怎么样子去合作。就是背靠内地,立足香港,怎么样子实现内地和香港之间的互利共赢,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前景。

  主持人:那您觉得哪些企业更适合在香港上市呢?他们在香港上市之后,又应该做怎样的变化更加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呢?

  谢湧海:首先,比如你想出去并购、收购的,你首先要到香港来上市。你的产品如果要走国际化的,你应该到香港来上市,你如果纯粹地就是为了融资,你在A股也可以融资,你在香港也可以融资。当然了,香港的融资实际上是有一个标准,但是他没有配额的限制,内地的话,现在证监会有一个700多家排着队呢,每年放多少是有一定的行政的含义在里面,香港不存在这个问题。我想以后应该鼓励更多的企业到香港来上市吧。

  

相关新闻

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 每日要闻推荐
  • 社区精华推荐
  • 精彩专题图鉴
  • 网上投洽会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