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映客今日IPO上市,直播港股割韭菜

2018-07-12 16:02:55 和讯名家  胡晓军
  优聚金融——一站式完成跨境资产配置今日(7月12日),手机直播平台映客(03700-HK)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开盘后大涨34%,终结了平安好医生、猎聘、小米以来独角兽IPO必破发的记录。映客的发行价3.85港元,随后,映客股价盘中一度大涨超40%,市值突破110亿港元。

  1

  此前,在港股独角兽普遍破发的情况下,映客IPO得到的待遇可用冷淡形容。阅文、众安等去年IPO的独角兽都获得了数百倍的超额认购,不久前的小米也获得了10倍超额认购。但映客仅获不到3倍的超额认购。

  不过,对比雷军的“厚道”,映客才称得上是近期登陆港股的独角兽中,定价最为厚道的一家。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达7.92亿元人民币,按3.85港元的发行价,映客静态市盈率仅为8倍。

  跟这一轮上市潮相对应,2018将是直播平台扎堆谋上市之年。

  早前,游戏直播双雄虎牙、斗鱼都传出上市消息,虎牙领跑。秀场直播三杰花椒、一直播、映客也都是上市热门,而优聚金融从接近交易的人士获得消息,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也已敲定了上市承销商,而最近花椒与六间房传出重组消息,似乎在为上市蓄力。

  相比同行的上市,映客显得异常低调,或许经历了A股借壳上市的挫败,映客不想这一次再出现什么小插曲。

  2017年6月20日,宣亚国际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计划协议收购映客直播创始团队在内的蜜来坞48.2478%的股权,对映客的估值为60.6亿元。按交易方案,多数映客的投资方将退出,部分股东不得不在亏损的状态下割肉。当时曾有投资方对映客的估值表示不满,认为以映客的市场地位和盈利能力,估值应该高于这个数。

  如果交易如期履行,映客将顺利进入资本化市场。“这一交易并不是映客被卖掉,而是资本化的方式。重组合并是公司想要与资本市场挂钩方式之一,映客选择这种方式是团队资本化的一种选择。”映客投资人,昆仑万维(300418,股吧)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亚辉很看好这场交易。

  业内人士称,这场草草收场的“蛇吞象”故事,是映客借钱给宣亚国际收购自己。宣亚国际以29亿的总价收购映客直播的主体公司蜜莱坞48.25%股权,采用了全现金而非股份交易,以规避监管(股份交易需审查),最大的亮点是这笔收购资金74%都来自于映客创始团队。彼时,宣亚国际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官方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宣亚账上的货币资金只有3.33亿。

  “(映客)太着急上市了。”一位接近映客的人士向笔者透露,映客上市一方面是急于走向资本化道路,另一方面想在更大的平台上谋求合作,拓宽盈利渠道。“映客不仅想借宣亚国际上市,更多看重了它的品牌业务。”宣亚国际作为营销媒介,与国内外许多大品牌均有合作关系,这对于映客拓展广告业务来说,是一条捷径。

  可惜,宣亚国际和映客的这段爱情就像“龙卷风”,来去匆匆。同年12月15日,宣亚国际公告,由于公司未按约定在2017年12月15日之前,发出召开审议本次交易相关议案的股东大会通知,综合考虑本次交易的推进实施情况后,各方一致同意终止本次重组事项。

  映客放弃了与宣亚国际的爱情之后,旋即转战港股。

收购失败后,紫辉投资创始人郑刚曾预测,映客是一块“香饽饽”,市场历练的盈利模式、海量的互联网用户、强大且健康的现金流,这些互联网企业重要估值维度,映客一个都不差。“映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郑刚公开表示。
  收购失败后,紫辉投资创始人郑刚曾预测,映客是一块“香饽饽”,市场历练的盈利模式、海量的互联网用户、强大且健康的现金流,这些互联网企业重要估值维度,映客一个都不差。“映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郑刚公开表示。

  现在看来这一选择是正确的,映客以最高88亿人民币的估值在香港IPO上市,经过开盘后的大涨,映客市值已超过百亿港元,与借壳A股时的估值相比高出了近三成。各轮投资者,以及后期通过老股转让的方式进入的投资者,都能获得收益。

  按映客目前的市值,天使投资者的回报倍数超过600倍,A轮投资者超过60倍,B轮投资者回报也近1倍。

  而且,即使100亿这个市值,也远远低于同为直播平台的虎牙。

  两个月前在美股上市的另一直播平台虎牙目前市值约65亿美元,是映客的5倍。但虎牙无论是市场排名还是盈利情况都逊于映客。到目前为止虎牙尚未实现盈利,2017年巨亏了8000万元人民币。营收上,虎牙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为7.97亿、21.85亿,亦远不及映客。

  这一方面有可能是映客为了完成上市有“难言之隐”,另一方面对于旋即即逝的风口类公司来说上市的时间窗口太重要了。

  2

  之所以谋求尽早上市,显然是直播这个风口很可能就要过去。经历了2014年至2016年的狂热,流入直播市场的资本逐渐冷静下来,在平台竞争、内容监管、短视频兴起的多重冲击下,直播平台想要进一步发展,上市成了最便捷的出路。

  有人说映客是资本催熟的互联网公司样本,这话并不公平。映客的确是乘着风口起飞的互联网公司,但并非由烧钱所支撑。

  实际上,映客2015年5月上线,三个月后就实现了盈利。从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映客都在盈利,并且是暴利。三年多时间用户累计在映客上充值超过100亿元人民币。整个中国互联网史上都很难找到这样的公司。

  但是,映客的爆发式增长在2016年下半年就触到了天花板。

  2016年第四季度,映客的月付费用户数量、月活跃主播数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等关键指标均出现了同比下滑。2017年延续了这一颓势。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为72.9万人,环比增长11.8%,同比下降59.89%;平均每月活跃主播数量为92.5万人,环比下降38.6%,同比下降74.93%。

  映客是秀场直播的代表,区别于以游戏直播为主的斗鱼、虎牙等平台。经过初期的爆发后,秀场直播普遍增长乏力,代表性的映客、花椒等平台均遇到了瓶颈。2017年9月至2018年2月,斗鱼直播、虎牙直播的DAU均值分别为670.8万、474.6万。相较之下,映客的DAU均值仅为201万。

  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的平均月活为2525.4万人,而虎牙同期月活数达9290万,接近其4倍。

  快速野蛮生长让行业内乱象丛生,低俗内容引来了监管大锤,高价挖角主播成为平台之殇。2014年开始,各路资本初试直播领域,让整个行业突然裂变,快速演变成千播大战的局面。“在主播上,映客吃了不少亏,可以说是被挖角最多的直播平台。”映客主播王洋(化名)向笔者透露,映客在某个时期内,遭遇集中挖角,优质主播纷纷被一直播、花椒等平台挖走。“优质主播流失,不仅会带走粉丝,也会影响平台收入。”

  根据映客招股书,截至目前,映客99%的收入仍来源于直播业务,主要为虚拟礼物销售和直播打赏。在资本红利的时刻,各大直播平台并没有过多考虑变现问题,仍以不计成本,吸引流量为主,但随着千播大战的硝烟逐渐淡去,头部平台日趋稳定,获客成本、存量用户粘性、盈利渠道拓展都成了直播平台必须要考虑的课题。

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波峰,也是映客最风光的时刻。自2016年9月之后,用户们对于“颜值直播”逐渐出现了审美疲劳,直播软件真正的挑战和机遇才刚刚来临。
  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波峰,也是映客最风光的时刻。自2016年9月之后,用户们对于“颜值直播”逐渐出现了审美疲劳,直播软件真正的挑战和机遇才刚刚来临。

  2016年第四季度,映客月活用户达到3000万的最高值,随后连续两个季度急剧下滑,2017年下半年才略有回升。而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则从2016年第三季度开始减少,截至到2017年年底,降至65万左右。

  内容监管和短视频的出现冲击的是整个直播行业,让资本也冷静下来,直播平台必须想办法自救。其实,2017年,映客做出了许多调整。对主播进行制度化签约,留住优质主播;拓展游戏直播,增加目标用户群体;也尝试了短视频内容,开发用户社交领域,追风知识问答。“基本上,风口上的领域,映客都在努力尝试,可是大部分以失败收场。”王洋说,映客前期走的太顺,过度依赖秀场直播,如今秀场直播断崖式衰落,很难及时转型。

  可以说直播在风口上屁股还没坐稳,就遭遇了短视频的正面猛攻,基于一个平衡点共存还是被取代,是直播们需要面对的。

  “映客从0到1这条路走得非常好,但如何能够突破重围从1走到10,继续维持行业顶峰的地位,这是一个大的考验。”

  7月3日,奉佑生在创办映客前的老东家深圳A8音乐做了一次内部分享。谈到映客下一步的发展时,他着重谈到了下沉至二线城市的机会。

  奉佑生认为,未来的三到五年中国会有一个大的社会形态的变化,也就是城市群的变化。每一个省会城市的人口是在净流入的,而且都是年轻人净流入,净流入的人都是县级和市级的年轻人,以及北上广深部分人回流。以长沙为例,每年新增人口是49万。未来中国至少有20个这样节点化的中心城市,这种就是城市社群。

  “我们今年的一个核心策略是下沉,从一线城市,先把映客的品牌美誉度下沉,让我们下沉到二线。”奉佑生表示。

  奉佑生透露,映客现在持续有四、五条产品的孵化线。映客已经孵化了一款针对三四线城市中年人群的社交产品,目前数据非常好,有望能够在三到五年内解决这个人群的社交需求。

  从2017年开始,映客不断尝试多元化,孵化新产品。2018年1月曾倾力打造直播答题App芝士超人,但很快就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碰了壁。另一个可能的方向是教育。映客的投资方也多次谈到映客在教育直播上的潜力。在敲钟前一日,奉佑生向员工发内部信称映客未来“将实施娱乐和教育的双引擎战略。”

  3

  一级市场荒芜,那就到二级市场去割韭菜。

  今年年初艾媒咨询发布《2017-2018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为3.98亿,增长率为28.4%,增速明显放缓。在市场疲软的大背景下,花椒与六间房选择了抱团取暖,映客则坚定的选择上市求生。

当初宣亚国际收购映客,给出60亿的估值。时隔9个月,映客上市估值为88亿,就一家互联网公司来看,这样的增长并不正常。这也是业内人士猜测映客“惨淡”、“贱价甩卖”的原因。
  当初宣亚国际收购映客,给出60亿的估值。时隔9个月,映客上市估值为88亿,就一家互联网公司来看,这样的增长并不正常。这也是业内人士猜测映客“惨淡”、“贱价甩卖”的原因。

  作为直播风口的头部公司之一,映客当时被投资方疯抢,属于手慢无的那一类项目。据A轮投资方人士透露,跟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见面谈完后,当天就把钱打过去了。A轮之后过了一个月,映客又融了A+轮,估值涨了两倍,但昆仑万维董事长周亚辉只是跟奉佑生打了十分钟的电话,就决定投资。

  映客在上市前进行了三轮总计4.2亿元的融资,每轮估值都有十倍以上增长。

  2015年09月,映客完成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是多米在线,投资金额500万元,投后估值1220万元。

  2015年11月,映客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多米在线、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赛富基金,投资金额分别为500万元、500万元、500万和1000万元,投后估值1.2亿元。

  2015年12月,映客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昆仑万维,紫辉创投、赛富基金跟进,三家的投资金额分别为6800万元、323.68万元、647.36万元,投后估值3.78亿元。

  2016年02月,映客完成A++轮融资,投资方为宣亚国际,投资额381万元,投后估值3.81亿元。

  2016年09月,映客完成B轮融资,投资方有七家机构,包括腾讯、紫辉创投、芒果文创等。该轮总融资金额为3.1亿元,投后估值达39.5亿元。

  在映客上市之前,已经有多家机构等不到把猪养肥再卖了,他们担心猪还没肥就中了猪瘟,选择提前离场了。

当IP遇见直播 : 直播+IP,双风口创新玩法
当IP遇见直播 : 直播+IP,双风口创新玩法

  作者:胡晓军

  2016年7月,昆仑万维将所持有的14.36%映客股份转让于西藏昆诺,西藏昆诺是昆仑万维的全资子公司,因此该转让是同一控制下的内部划转,但交易中映客的估值被标高为10亿元,是昆仑万维投资价的两倍以上。

  两个月后,西藏昆诺又将3%映客股份转让给了光信资本旗下基金,光信资本是一家2014年成立的新锐互联网投资机构。该交易双方协商映客的估值为70亿元,因此昆仑万维借此套现2.1亿元,这已经是投资额的三倍。

  映客借壳宣亚国际终止后,有两家B轮投资者选择清仓离场。

  2017年12月,芒果文创将持有的0.9114%映客股份转让给了长兴盛钜,对价6,020万元,对应映客估值66亿元。

  2018年1月,映客的B轮投资者嘉兴光联将持有的1.0886%映客股份转让予驰誉投资,对价7,180万元,对应映客估值同样为66亿。芒果文创和嘉兴光联至此实现完全退出,历时十六个月获得67%的回报。

  在香港上市中,对于基石投资者的选择,也传达出映客强烈的求生欲。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是分众传媒和B站。

分众传媒市值近1400亿,是传统广告业务的龙头企业。资料显示,分众传媒在楼宇视频媒体市场占有率达到95%、楼宇框架媒体市场占有率达70%、影院银幕媒体市场占有率达55%,堪称户外屏广告霸主,并且荧幕数量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其丰富的线下渠道将与映客的线上渠道形成互补。
  分众传媒市值近1400亿,是传统广告业务的龙头企业。资料显示,分众传媒在楼宇视频媒体市场占有率达到95%、楼宇框架媒体市场占有率达70%、影院银幕媒体市场占有率达55%,堪称户外屏广告霸主,并且荧幕数量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其丰富的线下渠道将与映客的线上渠道形成互补。

  A站卖身,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已经成为了二次元领域的绝对霸主,这无疑是映客实现多元化行业渗透的强大助力。映客已与其签订两份投资协议,投资额共计4000万美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优聚金融平台。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映客今日IPO上市,直播港股割韭菜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