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汇源激进扩张典型样本:小县城“广撒网没鱼捞” 当地政府也摸不清投资路数

2020-01-20 09:18:22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 

  摘要

  【汇源激进扩张典型样本:小县城“广撒网没鱼捞” 当地政府也摸不清投资路数】“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汇源集团老板朱新礼的金句在坊间广为流传。不过,在即将过去的这个猪年,汇源坏消息接连不断,朱新礼能够“当猪卖”的公司已所剩不多。

“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汇源集团老板朱新礼的金句在坊间广为流传。不过,在即将过去的这个猪年,汇源坏消息接连不断,朱新礼能够“当猪卖”的公司已所剩不多。

  “企业确确实实要当儿子养、当猪卖。”汇源集团老板朱新礼的金句在坊间广为流传。不过,在即将过去的这个猪年,汇源坏消息接连不断,朱新礼能够“当猪卖”的公司已所剩不多。

  朱新礼提出“卖猪论”的2008年,正是汇源集团在全国激进扩张的时期。“卖猪论”提出的第二年,北京汇源集团在山东泗水县投资的山东圣水峪矿泉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水峪公司)开工。按照官方披露的数据,汇源计划总投资22亿元在泗水建设4个项目,但这些项目却没有一个“养肥”,更别提“当猪卖”。

  汇源在这个小县城的投资可谓是其“广撒网没鱼捞”式激进扩张的典型样本。在项目开工10多年后,朱新礼在泗水县陷入尴尬局面:号称22亿元的投资规模,并未留下相应产出,不仅没有进入规模以上企业统计,当地政府甚至搞不清楚汇源集团的投资意图。

  2020年1月上旬,在与《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交流时,多位在汇源系有过工作经历的人士表示,布局“大农业”分散了有限的企业资源,带来了更多经营成本的压力,这基本可以说是汇源当前处境的一个缩影。

  号称20亿投资可年收入不足2000万

  10多年前,汇源的到来,让圣水峪这个纯山区乡镇兴奋不已。这里的矿泉水、农产品(000061,股吧)资源,也让“果汁大王”承诺要投下巨资。

  泗水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2009年,该县成功引进安徽海螺和北京汇源国内两大行业龙头,结束了泗水县无“中国500强企业”投资的历史。

  而来自汇源的这笔当地颇为看重的投资,最早始于2007年。当年2月,作为当时中国唯一拥有完整产业链的果汁生产商,汇源集团旗下的汇源果汁(01886,HK)在中国香港上市,成为在泗水县投资最早的上市企业。

  泗水县人民政府网站在“2015中国食品工业软实力建设”热点专题中曾这样介绍汇源对当地的影响:“2007年,北京汇源集团在我县投资兴建了山东圣水峪矿泉水有限公司,拉开了我县大项目建设的序幕,随后,北京汇源集团先后又投资建设了北京汇源集团泗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汇源集团葡萄酒基地项目,使我县成为汇源集团一处重要生产基地。”

  不过,从官方资料来看,汇源集团投资的圣水峪公司开建,却是在两年后。

  根据泗水县2010年政府工作报告,总投资20亿元的汇源工业园,一期投资3亿元主要生产天然矿泉水,自2009年7月份开工建设已投资2.74亿元,4条生产线2条已建成投产,实现当年签约、当年投产。

  然而,这个被当地政府寄予厚望的项目,此后10余年的发展成果,多少有些令人失望。

  “前几天人力资源部门公布的数据,一共有正式员工43人,(椿树沟、毛沃)两个厂区共6个保安。”一位汇源集团泗水项目的正式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在一位当地政府人士看来,虽然企业生产的自动化程度要高一些,销售也可以借助集团的优势,但43个人确实有点少。更为尴尬的是,当初号称20亿元的投入,在经过10多年发展后,并没有形成相应的规模。

  “他们不算规模企业,规模企业的标准是年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1月上旬,在提到汇源集团在当地的投资运营情况时,泗水县工信局一位人士向记者表示。

  朱新礼亲自奠基投资5亿的甘薯项目活了6年

  相比于投资与人员配比、产出的不均衡,汇源项目在泗水当地项目的发展也没有达到预期。

  1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位于圣水峪镇椿树沟的圣水峪公司看到,这里原本是北京汇源集团泗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源泗水生物)的所在地,但这个当初朱新礼亲自出席奠基仪式的甘薯项目,在2017年下半年就停止了生产。

  对于停产原因,一位汇源集团在当地的管理层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我们有两台燃煤锅炉,一台15吨,一台10吨,因为环保因素被拆除了。”

  这个项目曾耗费巨资。人民网(603000,股吧)于2011年9月发布的一篇文章显示,汇源泗水生物甘薯项目是由北京汇源饮料食品有限公司投资兴建,位于圣水峪镇椿树沟村,预计占地165亩,总投资5亿元人民币,总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

  该项目采取分期建设形式,一期项目引进安装国内外最先进的甘薯浓缩汁生产线、甘薯全粉生产线各一条,投产后预计年产40000吨甘薯浓缩汁、9000吨甘薯全粉;项目全部达产后,预计年消耗鲜地瓜20余万吨,年产值达8亿元、利税1.2亿元。

  不过,从2011年9月26日奠基,到2017年下半年停产,这个投资5亿元的项目,仅存活了6年时间。

  “在2016年就不干了,那时淀粉项目已经停产了。”一位曾在汇源泗水生物就职的人士称。如今,汇源泗水生物已经和其当初构想的甘薯项目没有了关系,其厂区东侧也早在3年前租给了其他企业。

  相比于甘薯项目的停产,汇源集团在当地的葡萄酒项目,则是在成立6年后还未面市。

  泗水县政府网站信息显示,北京汇源集团葡萄酒基地项目,总投资3亿元,种植葡萄3000亩,是集葡萄种植、葡萄酒庄观光旅游为一体的现代化农业产业园。项目达产后,可年产葡萄酒2000吨、葡萄汁5000吨,实现产值3.5亿元,利税5000万元。

  从地理位置上看,这个葡萄酒项目紧邻刚落成通车的鲁南高铁泗水南站,运营该项目的则是在2014年3月17日成立的泗水汇源龙韵葡萄种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泗水龙韵)。

  “这里的葡萄是2015年栽的,2017年才挂果,葡萄品质挺好,是做葡萄酒最好的品种。”一位泗水龙韵的人士称,计划是要把这里改成酒庄,山上已经建了木屋,厂房改成酒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个计划种植3000亩葡萄的项目,生产的葡萄酒只是存放在了厂区内的不锈钢罐中。尴尬的是,厂区门口的汇源直营店所卖的葡萄酒,则进口自法国

  激进扩张埋隐患项目为融资不断易主

  如果将汇源在泗水的投资排个名次,在甘薯、葡萄酒项目不及预期的情况下,矿泉水项目无疑会坐上头把交椅。但如今,圣水峪公司的股权,已不在汇源名下。

  2017年5月17日,泗水县人民政府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有着这样一段描述:“汇源”来了,投资10亿元建设圣水峪矿泉水项目后,又投资5亿元建设汇源生物科技项目、投资3亿元建设汇源葡萄酒基地项目。

  如今,在椿树沟厂区,圣水峪公司虽然仍顶着北京汇源集团的名号,但从股权关系上来看,其已经和朱新礼控制的汇源没有了关系。

  启信宝信息显示,圣水峪公司持有宿迁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承德盛名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上海汇饮食品有限公司60%股权。不过,圣水峪公司的100%股权却在国民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民信托)名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7年7月17日的一次投资人(股权)变更中,国民信托接替灵宝惠客饮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灵宝惠客),成为圣水峪公司的投资人。在该次投资人变更的12天前(2017年7月5日),圣水峪公司的投资人刚由北京方正富邦创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方正富邦)变更为灵宝惠客。

  方正富邦成为圣水峪公司的投资人,源于2014年12月30日的一次投资人(股权)变更。在该次变更前,圣水峪公司的投资人为汇源系企业鲁中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也就是说,早在2014年12月30日,圣水峪公司的股权就已不再属于汇源系。

  一位已经从汇源泗水项目离职的财会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圣水峪公司相当于被汇源系拿来融资,而公司的实际运营和管理,还是来自汇源方面。

  在谈到近期关于朱新礼和汇源负债的问题,一位汇源泗水项目的管理人员称:“农业项目没怎么受影响,主要是在上市公司资本运作那一块,实体没什么影响。”

  不过,多位在汇源系有过工作经历的人士认为,布局“大农业”分散了有限的企业资源,带来了更多经营成本的压力。

  “我们是收支两条线,经营的工厂的收入全部打到总部,然后再由总部统一分配。”上述管理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这种模式适合于扩展,或者说做大,把所有资金搜集在一起,然后主攻一方面,把资金用在投资比较大的一些项目。”但在泗水县工信局人士看来,这种模式一旦出现选择性错误,侧重点出现偏差,就会造成资金周转紧张,使得公司整体的发展受影响。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