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频繁甩货解财困之危 港股高银金融二度复牌上演“垓下之围”

2020-10-20 09:55:18 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王迪)讯,短短三个多月,停复牌接连两度上演,陷入财困危局的高银金融(00530.HK)似乎已经摆脱不了“甩货”的命运。

10月19日,高银金融再度迎来复牌日,当日以0.750港元/股报收,比上一个交易日收盘下跌25.75%,市盈率为-0.860,每股收益-0.87港元,每股净资产1.860,换手率0.37%,总市值为52.43亿港元。

相比于曾经千亿市值的高光时刻,如今市值一落千丈,不仅令人唏嘘。而就在今年7月,高银复牌股价同样迎来大跌。两次停复牌皆为出售大宗交易,而这一次高银金融清仓的对象直指“老巢”——总部所在地高银金融中心。

一位熟悉高银金融的香港金融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高银金融目前有财务困难,他们背靠长江实业,经常帮长江实业做‘清道夫’,做久了,身上自然有很多‘垃圾’。香港的大型上市公司都有一些需要处理的项目和失败投资,或者不方便自己出手的投资,我的猜测是高银扮演这角色,但是只是猜测,未曾获得长江的官方承认。”

对于此次售卖,高银金融解释了原因:香港整体营商环境日益艰困,以致于短期内给集团的物业发展及投资业务带来不确定因素及压力,出售事项使集团能够变现其于该物业的投资,并为集团带来新资本以减少其资产负债率,从而增强本集团之财务状况。

长实“接盘”?

高银金融国际中心位于九龙东临海CBD2新核心商业区,大楼楼高27层,可出租面积约90万平方呎,包括超甲级写字楼楼层约80万平方呎和餐饮楼层约10万平方呎。买家为Hundred Gain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财联社查询相关公开信息并没有获得相关线索,可以肯定的是买方较为神秘。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资深地产金融分析师黄立冲则认为,就目前长实与高银金融频繁交易来看,长实有是买家的可能。

此前,市场有消息称,长实向高银提供一笔过桥贷款,让高银得以在9月中就已于今年4月到期的35亿元夹层贷款进行再融资,而在2018年长实曾两次将高银金融中心抵押给长实换取融资款,前后共融资170亿元。

同住深水湾豪宅区,长江实业掌舵人李嘉诚与高银金融潘苏通在生意场上密不可分,更多是“唇齿相依”的感觉。

高银金融2008年实现上市,业务范围包括房地产、保理、名酒及餐饮业务,遍及香港、中国内地、美国法国

据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除了出售持有高银金融国际中心之外,高银金融的此次还出售持有高银金融国际中心的成美及Goal Eagle全部股权,以“换血”求生。通过配售新股及出售总部,高银金融将取得价143亿元资金,除了估计出售事项录得亏损的20亿元,所得款项其中约102亿元将用于还债。

据了解,出售对象成美及Goal Eagle均为英属处女群岛注册成立之有限公司,为高银金融的直接全资附属公司,而近年来李嘉诚将大批量的资产转移到了英国,地点上较为符合。

此外,为了搭救“邻居”的财务困局,今年7月22日,“白武士”长实将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马励志派遣入驻到了高银金融,任新任董事会副主席及独立非执董,次日晚间马励志由独立非执董改聘为非执董,主要负责高银财务及重组问题。

以商业市场企业之间完成收并购,高管或接盘人员有先行深入企业的惯例,马励志提前进场也不是没有相关可能。

只不过,委任不到三个月,“临危受命”的马励志在10月13日便辞任了相关职位,3天后,高银金融披露金融国际中心收购进展,更让接盘方更加扑朔迷离。

清盘之辩

因为附属成美及Goal Eagle欠款项目,高银金融遭遇了德意志信托(香港)的“清盘呈请”,逼债“戏码”轮番上演之下,贷款而被抵押信托人成为了呈请人,高银金融则以一种积极的态度维护“尊严”,于10月15日向法院提交为有关呈请抗辩及反对向其授出清盘令的誓章。

“清盘呈请的意思是把公司所有的资产都卖掉,上市地位也会不存在。如果任何公司欠债不还,任何债权人都有权提出清盘申请,但只是个威胁,清盘是可以被放在一边的。”一位熟悉融资流程的业内人士称。

对于清盘呈请,高银金融表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若因呈请而被清盘及未能获授认可令,则于提呈日期后就其财产处置以及股份转让等均属无效,配售发行股份亦将为无效而须将配售款项退还予承配人。

高银金融的债务危机已经是箭在弦上。

“本身债务高企,加上香港地产经济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出售成为不得已的选择,而现在的高债务与他们投资过度有很大的关系。”黄立冲则从另一角度解析了高银金融的出售原因。

2016年9月,高银金融与主席潘苏通拟共投斥巨资200亿港元拿地,而2018年11月,高银金融89.07亿港元竞得在香港九龙启德区一幅地块,该项目总投资额约140亿港元,而当时公司的现金仅为2.7亿,可谓“大手笔”。

事实上,随着债务漏洞的扩大,不仅出售项目有亏损存在,其他承接项目已经出现“烂尾”状态。

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财联社记者,被称为中国结构第一高楼的天津高银117大厦便是高银金融开发,在过去12年间该项目几乎经历了所有危机——停工、复工、缺资金、转让等,可以称得上“烂尾楼”,目前虽然已经封顶,但是因为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项目一直处于无人接盘的状态。

“全世界能建这种超高层的没几家,中国只有中建,中建只有一、三、八这几个局能建,所以全世界90%以上的超高层都是中建一家建的,中建曾是承建方,至于无人接盘,主要是因为牵扯内容太过复杂,没人愿意趟这趟浑水。”柏文喜称。

根据之前披露的公告,截止今年上半年,高银金融未经审核营业额仅为2.74亿港元。财联社记者发现,此次金融国际中心业务亏损成为售卖还债的一大原因,而交易完成后,高银金融将主要从事提供保理服务、金融投资、酒品及酒品相关业务、物业发展及投资以及餐厅营运。

其中,根据官网显示,高银金融的保理业务2009年成立,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在上海、香港及美国均设有办事处,保理服务组合包括营运资金融资、信贷风险保障、应收款项管理及收款服务等。

显然,受到商业租金下滑及房地产“三道红线”的夹击,高银金融有“出货”房地产,改变发展方向的倾向。

财联社记者梳理发现,高银金融2020年6月30日止全年录得重大亏损约61亿港元,去年同期录得盈利62.55亿港元,而此前三年的净利润跟别为8.93亿元、14.20亿元、12.02亿元。

之所以由盈转亏,主要因为持有的发展中物业就启德住宅项目而减值约27.86亿元;香港物业市场的价值及租金回报下跌,投资物业公平值录得减少约21.96亿元;主要因审视集团酒品及相关业务的近期经营业绩而对若干物业、机器及设备预期作出减值亏损不少于1.47亿元。

卖卖卖成为高银金融的解困之路。所以,在今年7月高银金融在停牌期间出售了迅富国际全部股权及启德地块。而财联社记者查阅官网发现,高银金融的房地产业务主要为高银金融国际中心及启德第4B区4号的临海住宅用地,其中,启德地块可建楼面面积达53394平方米。

成立松日集团,斥资百亿建大楼,曾经叱咤商海的香港富豪之一潘苏通,或许并没有想到今天会沦落到接连出售核心产业的地步,而面对债务“大山”压顶,及时止损或许是现在唯一的选择。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