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第四桶油”败退港股 百亿债务下光汇石油何去何从?

2020-10-24 12:02:33 中国经营报 

吴清 本报记者 吴可仲 北京报道

在停牌3年后,曾经国内最大的民营油企、有“第四桶油”之称的光汇石油依然未能逃脱“退市”的命运。10月16日,光汇石油公告称,10月20日上午9时起,其上市地位将被取消。

10月20日,光汇石油方面在回复《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退市后公司股票将不能再在香港联交所交易,不过董事会仍将继续完成当前的债务重组计划,并且经营及持续发展当前的业务。公司还将采取必要措施,最大程度减少退市对债权人和投资者的影响。

记者了解到,光汇石油曾因曝出财务和经营问题,其股票从2017年10月3日起停牌至今已超3年,最终被退市。目前光汇石油位于深圳的内地证券事务等相关部门已经裁撤调整,剩余的业务转接到位于香港的投资事务部继续完成。而国卫会计师事务所则接替此前辞任的普华永道,继续未完成的业绩审核工作。

如今,在前两年P2P集中暴雷的大背景下,光汇石油旗下的光汇云油的类期货、理财收益类产品早在去年就先后取缔,目前仅留存加油卡等业务。

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民营油企,光汇石油为何走上“退市”的道路?其虽于今年5月与大多数债权人达成了和解,但依然是百亿债务压顶,退市后又将何去何从?

退市

据悉,香港联交所于2020年10月8日致函通知光汇石油,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该公司股票于2020年10月20日上午9时起被取消上市地位。

今年2月28日,由于光汇石油未能在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决定取消其上市地位。3月9日,光汇石油曾申请复核上市委员会决定。10月7日,上市复核委员会决定维持取消该公司上市地位的决定。

按照规定,自2020年10月19日(即该股票于联交所的最后上市日期)后,尽管股票仍继续有效,但该股票将不再继续上市,也不再于联交所买卖。

对此,光汇石油董事会表示,其管理层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来达成复牌条件,虽然董事会认为公司复牌计划是合理可行的,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该计划实施被推迟。最终联交所拒绝了批准公司延期的要求。

“如今,光汇石油已经停牌超过3年,期间光汇石油也曾多次努力来达成复牌条件。”一位接近光汇石油的分析师告诉记者,但联交所综合评估后可能觉得光汇石油目前的财务及经营状况难以达成,所以拒绝再延期。

虽然已经退市,但光汇石油方面对记者表示,仍将继续努力完成当前的债务重组计划,并且经营及持续发展当前的业务以及完成出售舟山储油项目,实现公司利益最大化;同时,采取必要措施,尽量减少退市对公司投资者和债权人等造成的影响。

追债

此次光汇石油退市,“导火索”还得从3年前说起。2017年,光汇石油陆续曝出债务和经营问题。当年10月,光汇石油公告延迟发布2017年全年业绩,股票也开始停牌。

2018年起,光汇石油接连遭到债权人追讨,乃至出现油船遭扣押事件。据路透社报道,2018年11月,因未偿债务到期,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的加油船船队被扣押。

同年11月,因涉及与平安银行(000001,股吧)的借款纠纷,光汇石油持有的深圳前海微众银行部分股权被强制拍卖。但随后该拍卖活动因故被取消。

2019年4月11日,香港高院裁定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破产。系因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购买3025.36万美元的油品货物未按期支付,作为担保人的薛光林未能担保偿付。债务逾期后,薛光林也没有提出延迟法定追债要求的申请。10天后,光汇石油公告称,薛光林离任公司董事局主席及执行董事。

不过记者注意到,虽然退出了公司一线职务,但薛光林依然以光汇石油创始人的身份频频出现在光汇石油的相关新闻中。显然,薛光林虽然退居幕后,依然是光汇石油的“关键先生”。

此前,光汇石油和薛光林一直在推进对未偿还的债务和业务运营的重组。

公告显示,截至今年5月14日,光汇石油与大多数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其中包括丰田通商株式会社、Broad Action Limited、澳门国际银行等。

光汇石油方面表示,2019年年底,合作伙伴中国华融海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向其多家全资附属公司提供了约3.62亿美元的融资;今年5月19日,又提供了3000万美元的贷款,以支持公司的运营并偿还部分债务。

与此同时,光汇石油与子公司光汇石油新加坡公司签订一项关于偿还越南汽油新加坡现有债务的和解协议,表示将妥善解决相关所有债务。

拆雷

虽然暂时和多数债务人达成和解,但高企的债务依然是悬在光汇石油头上的一柄利剑。换句话说,高企的债务只是暂缓或者换种形式存在,光汇石油依然并不轻松。

今年1月31日,光汇石油公布未经审核的初步业绩报告,2017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总负债金额分别为220.58亿港元、180.36亿港元和194.23亿港元,而银行透支、借贷占据其中的57%、74%、47%。

同时,在停牌期间,光汇石油的利润连年下滑,从2017年盈利11.82亿港元,转为2018年亏损6.68亿港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25.54亿港元。

光汇石油方面提供给记者的资料显示,公司与债权人持续协商,与数名债权人达成了和解协议和债务重组协议。债务重组完成后,各贷款期限将延长至1~12年不等,债务总额得以大幅减少。

同时,光汇石油正在加速“瘦身自救”计划,以筹集更多资金偿还部分债务。此前出售的15艘油轮共回收4.2亿美元。另外光汇石油拟将舟山石油仓储及部分股权进行出售,据悉市场估值约为60亿元人民币。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光汇石油官网,依然将舟山石油仓储和码头设施作为公司的重点优势推介。今年1月7日,光汇石油方面曾称,公司就舟山石油仓储及码头设施的股权,与一位潜在买家签订了初步协议,此后未有进展公布。

汇总各方信息来看,目前光汇石油业务重心正逐步转向上游。旗下的曹妃甸综合开发调整项目(ODAP)已于去年9月投产,2019年全年总产油量达到1162.5万桶,其中光汇石油权益产油量407万桶。2019年,陆上迪那1气田和吐孜气田总产天然气10.7491亿方、凝析油近3万吨。

光汇石油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将尽快全面完成债务重组,并将引进战略投资者。今后,将在贸易、海运和仓储等业务全部“瘦身”后,集中资源进一步发展上游油气勘探开发生产,打造亚太领先的油气公司。

不过上游的风险也不容忽视。2014年,光汇石油业务版图快速扩张,收购多个油气区块,也因此积累了大量债务。不料,原油价格大幅波动、融资银行收紧贷款,导致光汇石油账上的可用资金持续减少,“债务雷”由此陆续引爆,最终导致公司停牌3年并退市。

同时,光汇石油转型互联网+的平台——光汇云油的产品也在“瘦身”。

光汇云油相关产品于2016年推出,有投资者估算光汇云油储油卡的年化率曾高达13%。但当时光汇云油相关业务并未接入银行存管。外界也一度有“光汇云油涉嫌自融,向母公司输血”“光汇云油搭建资金池”的各种质疑。

10月21日,记者以投资者的身份致电光汇云油客服,了解到该公司此前的类期货、收益类产品早于去年均已下架,目前仅剩享受折扣的加油卡业务。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