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东软教育港股上市后首份年报“小秀肌肉”,刘积仁称“IT轻资产输出模式前景广阔”

2021-04-02 13:14:31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华3月30日,港股IT高教第一股东软教育(9616.HK,东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在深圳召开了其上市后的首次业绩发布会。

尽管2020年遭遇了新冠疫情“黑天鹅”,东软教育的经营成绩单依然亮眼:2020年度收入达人民币11亿元,同比增长14.8%;毛利达人民币4.21亿元,同比增长30.4%;受上市开支(东软教育2020年9月登陆港股)、上市前授出购股权产生的期权成本和港币兑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年内利润有所下滑,但年内经调整纯利同比上升40.9%,达到人民币2.76亿元。

东软教育拥有“一体两翼”三大业务板块,“一体”指的是全日制学历高等教育服务,是东软教育目前的营收顶梁柱,占到总收入的7成比例。“两翼”指的是继续教育服务、教育资源与数字工场,“两翼”的发展较为均衡,教育资源与数字工场板块营收能占到总收入的15%,而继续教育服务营收对总收入的占比则为10%左右。

2020年,东软教育的三大业务板块营收均取得增长,其中,继续教育服务收入增速达到63.2%,教育资源收入增速达到165.7%,增速迅猛。

而年度业绩亮眼,或许仅是东软教育登陆资本市场后的“肌肉小秀”。东软教育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总裁温涛在发布会上透露,东软大连学院的新校区预计在2021年9月投入使用,届时招生人数将再上一个台阶,而随着各地对民办高校收费政策的放开,东软教育基于毕业生良好的就业率和就业薪酬,学费还有进一步调涨空间,裨益“一体”业务。

“两翼”业务则被公司高管寄以厚望,特别是以轻资产模式输出的教育资源业务。东软教育董事长刘积仁在发布会上强调:“我觉得我们下一步的IT轻资产输出模式前景非常广阔。”

教育资源轻资产输出的做法也是东软教育区别于其他高教股的经营模式,这或许将成东软教育向资本市场展现的、迥异于并购外部校区的另一种教育企业增长途径。

卡位IT教育

20余年前,由于看到中国IT人才的缺乏,东软教育的创始团队立志要举办一所IT相关的应用型大学。

2000年,大连东软信息学院前身成立;2003年1月,成都东软学院前身成立,同年3月,广东东软学院前身成立;2004年,大连东软学院开始全日制本科教育;成都东软学院和广东东软学院则分别在2011年和2014年升格为本科院校。这三所本科院校是目前东软教育提供全日制学历教育的院校主体。

直到今天,东软教育选择的IT教育依然充满想象力。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预计到2025年,国内对IT人才总需求为2000万人,缺口为950万人。中国高等教育发展报告2019年的数据显示,85.9%的普通本科院校、77.8%的高职专科院校开设了IT专业。

卡位IT教育的东软教育,还享受到了IT行业知识更新快的特点给继续教育板块带来的红利,IT从业者活到老学到老,职场人士对“充电”需求强烈。2020年东软教育2C的短期培训业务学费标准达到了20800元/人。

目前东软教育继续教育服务有三种模式,一是依托旗下三所大学开展本科与专科的学历继续教育,二是面向高校在校生、毕业生和社会个体成员提供IT技能培训,三是承接政府、企业和院校委托开展的非学历短期培训业务。

然而,不同于文科类专业,IT教育也有其难点之处——实操性强,产教融合很关键。值得指出的是,在这一点上,背靠大东软的东软教育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

刘积仁除了拥有30多年的教育行业经验外,也是国内首家上市软件企业东软集团(600718,股吧)(600718.SH)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产业资源丰富。此外,东软教育还通过调研企业所需、邀请企业专家入校、开展专题培训讲座、聘用企业兼职教师、为企业开展学生定制培养、联合开展科技攻关、开放学校有关平台环境等举措与外部企业形成常态化紧密合作。据了解,东软教育已经与IBM、联想、Intel、百度、华为、埃森哲等700多家企业开展校企合作,给学生提供实践技能训练机会。

毕业生的就业情况一定程度上检验了学校的办学质量。2020年,东软教育旗下三所大学毕业生的平均就业率为91%,均高于三所大学所在省份普通高校就业率,三所大学本科专业2020届毕业生的平均工资均超过5000元/月,在遭遇新冠疫情的情况下依然稳步提升。

轻资产模式对外赋能

凭借着旗下大学的品牌知名度、办学质量与口碑,东软教育拿下了多个殊荣,例如国家一流本科专业建设点数量排名居全国民办高校首位,还是中国首家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的民办学校。

东软教育走通了提供全日制学历教育、继续教育服务的路径,却并不热衷于通过兼并或新建校区做大营收规模的发展模式,刘积仁在业绩发布会上称:“我们没办法收了一个我们不喜欢的学校,花精力把它改变成一个我们喜欢的学校,这个改变的过程需要更大的投资。我们也没有办法改变那些人,因为改变一个人的成本会更高。我们希望重新开辟一个跑道——知识资产的输出,能干我们这个工作(指知识资产输出)的没几家。”

在刘积仁看来,轻资产模式对外输出教育资源,好处不仅体现在对资金的占用少,投资回报也会比花几亿甚至上十亿收购一所学校或投建一所新大学来得更快,毛利率也会更高。

目前东软教育的教育资源输出业务主要以三种模式开展,一是专业共建与产业学院,截至2020年,东软教育专业共建项目已经达到187个,合作院校已经达到69所。二是智慧教育平台与教学内容,2020年东软教育向44家客户销售50项教育教学产品。三是实验室实训解决方案,2020年度向13家客户销售了14项实验室产品。

数字工场是东软教育教育资源输出的载体之一,合作院校的学生可以在东软教育的数字工场进行实训,提高学生的工程实践能力。

为做好教育资源输出和数字工场业务,东软教育还成立了以研究院、产品研发中心为核心的研发机构。一定程度上来说,东软教育依托东软IT产业优势以及20年办学积淀所积累的、已经在旗下三所大学验证过的教育理念、方法、模式、标准、体系等教育资源,是自己的竞争优势之一,为何它愿意对外输出?

据温涛的回忆,一开始公司管理层也考虑过,如果对外输出资源,会不会导致合作院校成为东软教育的竞争对手,最终还是认为,其他学校或IT教育增值服务公司很难复制东软教育的竞争优势,因为东软教育有30年的IT产业背景资源和20年的专业化学历教育办学积累。

刘积仁则进一步解释,东软教育在对外赋能时,不是买断式服务,例如教育平台的输出,合作院校可以用,平台依然归东软教育所有,就像商家可以在淘宝上开店,使用淘宝平台让销售业绩更好,却很难自己复制一个淘宝平台。此外,IT知识更新快,一旦开始合作,持续合作的可能性高。再者,中国不少高校希望“以质量求生存,以特色求发展”,不一定照搬东软教育的教学。

刘积仁有个判断,随着我国教育资源的丰富,十年以后国内最紧缺的可能不是大学,而是办得好的大学,即使在今天,也有高校缺少生源。赋能高校是个蓝海市场。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截至2021年3月31日使用东软教育所提供的IT增值服务的学校数量计算,东软教育在中国的IT增值教育服务提供商中排名第二。

刘积仁透露,今年东软教育将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和市场布局,更快的推进教育资源输出业务的拓展。

————————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